{随机段子}

永恒和一日

当当炮轰创始人“嘚瑟”背后:夫妻控制权之争,李国庆出局了

    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 资料图,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  当当创始人李国庆无愧于外界对其“李大嘴”的称谓。就算在当当已经掉出电商一级梯队的情况下,李国庆仍凭借个人之言论让当当活跃在大众视野中,即便这可能并非当当所愿。  “我本意是践行理性,不人云亦云,独立思考,并剖析自我,来承担‘名人’责任,正是‘我本将心向明月’,‘一片冰心在玉壶’。如我观点错误或自我膨胀,欢迎批评。”“恳请大家把焦点继续放在当当产品,尤其是俞渝领导下的重大进步。我的个人观点与当当无关。”  当当李国庆微博道歉声明。图片来源:微博截图  12月25日,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在微博认证账号上发表上述道歉声明称,此前发表的言论给大众尤其是女性带来困扰,深表歉意。同时他表示,作为当当大股东之一,因个人言论给当当带来了不好影响,对当当及当当的用户们,深表歉意。而在道歉声明发出前,李国庆还换下了微博上曾经用了很久的当当logo头像。  事件的起因是,12月24日,当当官微发声谴责创始人李国庆前一日在微博上的不当言论,即李国庆点评刘强东明尼苏达事件。  当当谴责创始人李国庆言论不当图片来源:当当官方微博截图  在指责李国庆“口无遮拦”的同时,当当更明确李国庆离开当当网管理层、决策层已有一段时间,并要求李国庆将当当logo从他个人微博号等处删掉。让人颇感意外的是,在这样一份谴责声明结尾处,当当还不忘给自己的“双旦促销”打个广告。  尽管当当的声明十分简短,但所包含的信息量巨大。似乎证实了,此前外界对于李国庆与妻子俞渝意见不合被踢出管理层的传言。  不管李国庆的点评是仗义执言或是借机反讽,还是当当借机跳出来借势营销,在李国庆点评刘强东、当当拆台创始人等一系列风波背后,人们看到的是当当的今时不同往日,以及发展前路的重重迷雾。  不同往日的“李大嘴”  “我口无遮拦,多有得罪,请海涵。”李国庆是微博的忠实用户,这样一条简介他已不知用了多少年。但因为在微博“开炮”对外致歉,却很少见。  因为点评刘强东明尼苏达事件,李国庆和当当近日来再次成为行业关注焦点。最新动态是,李国庆在微博上发表了致歉声明,对社会大众,尤其是女性,对当当及当当用户都表达了歉意。  “我全文没有倡导性开放,我举例也是我婚前且对象也是单身,而举例是提醒大家尊重对方,不要以爱的名义骗炮。”“我的社会学分层和定量训练让我画蛇添足,就性,感情,婚姻出轨给家庭一方和出轨对象带来伤害程度分低,中,高。我没有为出轨辩护,更无倡导性开放。但是我忽视了个体的受害感受,落入庸俗社会学的中药铺式的群体分层论。”  在声明中,李国庆对自己23日点评刘强东明尼苏达事件的初衷做了解释。同时他表示,作为当当大股东之一,恳请大家把焦点继续放在当当产品,尤其是俞渝领导下的重大进步。  实际上,单纯来看李国庆对刘强东事件的点评,践行理性的独立观点表达也好,兄弟间的调侃也好,放在以往或许并不会有如此大的风波。从最初共同抢夺图书市场时的隔空对话,到此后两人能够在酒局上把酒言欢,李国庆与刘强东二人有过一段先相杀、再相爱的历程,其“兄弟”情谊的表达形式难以为外人言明。  但当李国庆不再是当当最有发言权的话事者,当李国庆的言论对当当可能产生不好的社会舆论时,当当方面必须迅速出面建立“隔火墙”。  资料图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(000681,股吧))  12月24日,当当官方微博指责李国庆不当言论时表示,李国庆离开当当网管理层、决策层已有一段时间。而结合此次李国庆的道歉声明,可以看到的是,尽管李国庆仍为当当大股东,但已经游离于管理层之外。  从创始人到退出管理层,李国庆在当当的角色定位今非昔比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在目前的当当持股占比中,李国庆持股比例为27.51%,其妻子俞渝的持股比例为64.2%。而在当当2010年IPO时,李国庆持股38.9%,俞渝仅为4.9%。  此外,根据今年1月网上流出的一份当当组织结构及人员调整公告显示,曾经备受当当重视的新业务群被拆分融合进了多个小组,而曾经主管新业务群的李国庆只负责公共事业部。  当当前路迷雾重重  在李国庆的舆论风波背后,人们关注的不只是此次话题带来的,对于企业家社会风气、社会共识的探讨,同时也关注当当的前路究竟将何去何从。作为国内现存的最老的电商网站之一,当当已经按下了“卖身”的计时器,只不过这一计划未能如愿达成。  今年4月,海航科技发布公告称,初步作价75亿元收购当当股权。但在经过前者多次向上海证券交易所进行延期回复之后,今年9月海航科技在公告中称,继续推进航海科技重组当当案面临较大不确定因素,遂终止收购。  对于收购终止的原因,海航科技和当当各执一词。今年9月,当当在官方微博中发声称,当当网与海航科技的并购协议进入中止谈判阶段,海航是令人尊重的集团,但发展过程中目前存在流动性困扰。  当当对海航终止收购的解释声明。图片来源:当当官方微博截图  但海航科技在9月份举办的网上投资者说明会中表示,当前资本市场等外部环境较预案披露时已发生较大变化,且公司未就合同的履行情况等事项与交易对方达成一致意见,继续推进本次重组面临较大的不确定因素。综上,经公司董事会审慎考虑,认为现阶段继续推进本次重组的相关条件不够成熟,为切实保护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利益,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组事项。  不论原因究竟如何,当当仍然需要继续经营下去。而对于未来将要何去何从,究竟是考虑在国内独立上市,或是继续寻求买家,当当并未明确给出过表态。  对此,电商行业专家、上海万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CEO鲁振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(博客,微博)(微信号:nbdnews)记者采访时表示,早在2014年前后,腾讯就曾对当当提出过收购,但是后来双方没有谈拢。当时业内的说法是李国庆与俞渝意见不一致,前者希望当当能够独立发展,而后者倾向于出售股权。  “后来腾讯投资了京东,不仅帮助京东实现了上市,也带给京东很多流量,这对当当是很大的打击。”在鲁振旺看来,现在俞渝掌握着当当发展的话语权,后者很大可能还是会寻求并购。同时他表示,卖书可以让当当维持生存,但这并不是一个容易赚钱的生意,套现是最好的方式。  资料图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  当前,电商江湖群雄并起,老牌电商巨头当当的声量却越来越小。当当未来将走向何方?在今年1月当当举办的云阅读峰会上,李国庆曾表示,要将当当打造成纸、电、听一体化的云端数字阅读生态格局。  但可以看到的是,当前国内的电子阅读市场已经是群雄汇聚、新秀崛起,头号玩家更是不乏亚马逊、腾讯阅文集团等。  “当当错过了最好的时机。”鲁振旺认为,当当曾经在国内图书市场有着绝对优势,但随着数字阅读App的崛起,如今已经是一个版权竞争激烈的战场,如果去抢版权、整合数字化阅读体系需要大量的人、财、物力投入,而当当目前更适合做一个稳健运营的电商。  而就整个图书电商市场而言,目前国内呈现出亚马逊、京东、当当三足鼎立的局势,虽然没有被踢出图书市场的一线阵营,但当当的优势早已不如2013年以前那么明显,图书业务成为当当最后的防线。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每日经济新闻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    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赵艳萍 HF094)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fulijinggong.com/5frsjup4e/304712-651521-13341.html

发布时间:01:27:31

广州设计公司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每期文字资料大全  246天天好彩玄机资料  二四六免费玄机图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每期文字资料大全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每期文字资料大全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玄机图  二四六图片玄机  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  

{相关文章}

柴云珍,一位志愿特别有功的官员,右手食指被美军|抗美援朝|柴云珍|李天恩新浪军打断而死。

    根据解放军空降部队官方微博“12月26日我们的天空新闻”,刚才,一等战斗英雄柴云珍和平离开了。他93岁(蜡烛)为老英雄祈祷,并向老英雄致敬!他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流英雄,志愿军特别有功部长,朝鲜自由独立一等勋章。他在上甘岭战役中与敌人作战。他的右手食指被咬掉了,200多个敌人被杀死。黄继光把他当作前线的模特。他就是柴云珍!柴云镇是传奇英雄,寻找柴云镇的过程也是一个传奇故事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,全国许多新闻媒体陆续刊登了一则令人瞩目的新闻:一位志愿军英雄和一位失散30多年的特种功臣,最终被原军发现,佩戴了属于他的英雄勋章。他的名字叫柴云珍。他是第十五志愿军第十四团第十四师第八连七班的班长。从那时起,柴云珍就成了人们心中的传奇英雄。谈到寻找英雄,我们必须提到一个名叫李天恩的人,他是解放战争中征募的老兵,也是抗美援朝期间志愿军第15军部战场日报的记者。后来,这支部队改装成一名空降兵,他担任陆军政治部宣传部的负责人。1983年退役后,陆军总司令要求他担任第15空降兵陆军历史编纂小组组长。在编纂军事史的过程中,军事史编纂队接受了军事指挥官指派的任务,即寻找英雄柴云珍。同志们接到任务后立即开始搜寻,但是柴云珍的情况很特殊。因为,自从志愿军总部授予他头等战斗英雄称号后,他的英雄勋章一直没有收到。军队不知道他的下落。他的家乡在哪里?他是牺牲了还是还活着?他的英雄事迹的细节是什么?但是军队保存的档案被搜查,没有找到答案。军事史学组成员知道,李天恩在柴云珍抗美援朝期间采访了他。他们应该对此有所了解并征求他的意见。李天恩说:“我自己没见过柴云珍。得知自己的事迹后,他去他们团采访战友。李天恩的记忆把我们带入了激烈的战争时代。第15志愿军是朝鲜战场上的一支英雄部队。战斗英雄黄继光和邱少云都来自这支队伍。柴云镇十四团八连是英雄连队之一。正是这个连在隧道里战斗了34天34夜,在随后的上甘岭战役中杀死了1000多个敌人。公司内佩带381个弹孔的一面国旗仍保存在军事博物馆,被称为上甘岭八特工连。影片《上甘岭》中的八家公司就是以这家公司为基础的。在参加上甘岭战役之前,军队曾在大丰公园打过一场漂亮的封锁战。柴云珍成为蒲大丰封锁战的英雄。大丰公园位于金华西南30多公里处。这座山很危险,是敌人入侵金华的必经之地。1951年5月28日拂晓,美国侵略军第25师和加拿大第25旅在飞机、大炮和坦克的掩护下开始向朴大丰冲去。第四十五师和第134团的志愿军负责封锁任务。经过五天五夜的激烈战斗,双方伤亡惨重。志愿者已经失去了什么是脚注_废钢资讯网两个山顶,敌人已经接近我们三个营的前线。情况非常危急。营长吴尚志组织全营余员进入第二梯队,保卫全线,奋力阻止。同时,他命令八连七班组长柴云镇率领九名战士进攻,坚决夺回敌人已经占领的两个山顶,从而堵住了敌人的进攻缺口。柴云珍毅然接受了这个任务。他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气,一个接一个地占领了两座山顶,并坚守阵地,击退了敌人的几次进攻。到第七天早上,只有柴云珍留在二号山顶。他利用战争的间隙,从敌人的尸体上拿起67支加拿大冲锋枪和两个半箱手榴弹,准备迎接敌人的新攻击。不久,敌人开始进攻,他们组织了一排黑人士兵上山打仗。柴云反应冷静,利用有利的地形,举起机关枪和冲锋枪,轮流下山。他向敌军投掷成捆的手榴弹和炮管。到了中午,当弹药用尽时,他拿起刺刀,与冲上山的敌人展开了致命的肉搏战。这时候,柴云珍的眼睛已经死了。他挥舞着枪,疯狂地刺伤了敌人。当他面前只有最后一个敌人时,他的力量已经耗尽了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竭尽全力把刺刀刺向比他大得多的美国士兵的胸膛。与此同时,美国士兵的刺刀刺穿了他的腹部。随后,我们的增援部队来了,这个阵地被牢牢占据。战后,人们再也见不到柴云镇了,死去的官兵名单上也没有柴云镇的名字。1954年,部队回国后,有关部门接到指示,开始寻找柴云镇的下落。根据当时保存的名册,一封调查信被寄给了他的县政府,其中没有找到这个人。(后来,很明显只有县名被填在名册的地方栏里,而不是省名,县名也被填在一个发音不同的县里。)后来,经过几次改组,军队的驻军在不断变化。一些老同志被调走了,退休了,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使得找不到人。1980年,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前往北京参加反美援助活动30周年。邓小平会见了他。他们很自然地谈到了30年前的战争。金日成代表朝鲜民族和人民感谢中国的帮助和支持。他还向邓小平询问了前志愿军第15军的战斗英雄柴云珍的情况。十五军的前身是刘伯承、邓小平领导的第二野战军。那时,军队的指挥官是秦吉伟。当时的北京军区司令秦继伟也出席了会议。秦继伟听了这个问题,回答说:“柴云珍是前义军第15军的一名士兵。在韩国江原金华州浦大丰,他勇敢而顽强地战斗。“志愿军总部授予他头等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。”然后他说,“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柴云镇。”邓小平听取了秦继伟的介绍,立即指示:“尽快派人去找柴云珍。”只要蔡云珍在世界上,即使他在海里钓针,我们也会去接他!因此,第15军再次组织了英雄的搜寻,指挥官正式将任务分配给军事历史小组。中朝领导人非常关注这位英雄,军史小组全体成员感到肩负着重大责任。但在过去的30年里,军队中没有一位同志对柴云镇很了解和了解。我们应该从哪里开始找工作?为此,军事史学会召开特别会议,研究对策。会上的讨论非常热烈。有人建议柴云镇是否还在那里?如果他还在这儿,他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参军呢?虽然他回国后不知道部队的驻地,但部队人数没有变化。如果他想找到它,他肯定能找到它。也许他决战死亡线_初代剑八网已经牺牲了。从当时战场上伤势的严重程度来看,即使他当时没有牺牲,我们战场上的医院能治好吗?即使他通过营救救救了他的生命,他的头脑是否清醒?以后会有事故吗?大多数人认为这种猜测是不合理的,但仍不能完全否认柴云珍还活着的可能性。从根本visa是什么卡_崩龙族网上说,我们寻找英雄的意义不仅在于我们能否找到他,而且在于告诉人们,所有为我们国家和人民做出贡献的英雄永远不会忘记他们。有责任心的老同志李天恩深情地说:“我们这一代都是年轻人。我们必须确定柴云镇的下落,而那些了解情况的老人还在那里。否则,我们对那些曾经在血腥的战场上作战的同志感到遗憾!我们也不能向老军长和小平同志解释!一个戴着草帽围成一圈的人被一个特别通告吸引了。他下定决心。他怎么能找到它?大家都沉默了。有人问李天恩:“你没有亲自采访柴云珍吗?”你还记得那个时候谁面试过吗?也许这些人能给我们一些线索。李天恩回忆了一会儿,说:“当时我面试过一个叫孙红发的人。他和柴云珍一起参加了封锁战争。他们来自山西运城。但是很多年前他换了工作,现在他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单位工作。有人接着说:“我们能通过战友找到同志吗?”只要我们在山西运城找到我军的战友,再找到我军的战友,就一定能找到他。不久,一个山西老同志在军队里找到了,另一个运城老同志被调去工作了。不久,战友给军史组写了一封信,把孙红发的地址、工作单位和近况都写得很清楚。军史组立即决定派文铁汉到山西运城。文铁汉接过地摊论坛_创战纪 下载网任务后,立即动身前往山西运城,发现孙红发非常顺利。孙红发听了闻铁汉的解释,想了一会儿。他说:“柴云珍就是我抬他下台的那个人。那时,他已经昏倒了,头和身体都沾满了血。另一个手指断了。我送他上救护车后,再也没有见过他。他接着说:“柴云珍是在普大丰封锁开始前从分部调到我们公司的。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。只要记住他是个中等身材的人,对别的事一窍不通。温铁汉问:“你知道他来自哪里吗?”孙红发摇了摇头.我和他联系不多。没有问题,没有语言。文铁汉又问:“那你应该听他的。他的口音是什么?”孙红发想了一会儿,用肯定的口气说:“这是四川口音!因为他的声音和我认识的四川战友的声音完全一样。李天恩听闻闻铁汉的报告,说:“这次运城之行并非徒劳。至少我们知道他可能来自四川。在进入朝鲜战争之前,我军曾参加过对西南土匪的镇压。那时,云南、贵州、四川的许多孩子都参军了。黄继光当时从四川参军。因此,柴云珍是四川人的可能性很大。如果你再努力工作,去四川,去省民政部门查一下优惠护理档案,你可能会得到一些结果。温铁汉日夜游览四川成都。民政部的同志听了他的意图,非常支持他。他们立即派人去帮助他们找到历史档案。最后,他们在50年代初的名册上找到了线索,但是名册上只记录了一个姓“柴云郑”的名字,其他项目都是空白。这就是我们要找的“柴云郑”吗?没办法。因此,民政部门向各地、市、县发出通知,协调对“柴云郑”的调查。此后不久,情况将向省政府报告,但没有发现名为“柴运正”的优惠对象。温家宝立即通过电话向李天恩报告了情况。李天恩说:“这个“柴云郑”可能是我们正在寻找的柴云郑,因为他们有太多的类似情况。只有一个单词发音不同。那时候人们的文化水平不高。写错字是很常见的事。更不用说,没有“柴运正”这个目标的人。依我看,你可以在《四川日报》上发表一份公告,看看结果如何?几天后,在四局右下角,《四川日报》发表了一项特别声明,四周都是盒子,特别引人注目。柴云珍,战斗的一流英雄、特殊英雄,曾任三营八连八营七等营长。他在韩国浦大丰的封锁战中严重受伤,手指骨折。战后他脱离了军队。我想邀请我自己或者那些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及时联系原部队。在湖北省孝感市公布XXXXX部队的消息后,温家宝在成都等了半个月,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就返回部队了。10多天后,仍然没有消息,军史组的同志有点失望。一天下午,军事总部的值班室打电话给营警卫。报道说,一位四川老人自称“柴云郑”。他说军队在报纸上给他发了个通告。他想见军长。李天恩和文铁汉听着,立刻兴奋起来,小跑着走到营门口。在英门哨兵,李天恩和文铁汉看到一个50岁的男子,他带着一头小骆驼,头上戴着一顶草帽,头上戴着一个圆圈,一条厚厚的黑布裤子和水胶鞋,他的鞋子和裤子溅满了泥,他的脸像裂开的树皮一样苍老。老人拿出复员证书和伤残证明,自我介绍说:“我叫柴云正。村里的人都说你在报纸上找的人是我。“柴云正?”一个与“柴云珍”相似的名字出现了不同的发音。李天恩走过去和那个人握手。他发现自己缺少一只手指。他问:“你的手指怎么了?”老人回答说:“美国鬼魂在朝鲜战场上咬了一口。”李天恩又问,“你还在哪里受伤?”老人摘下草帽,说:“我的头也被魔鬼打碎了。”文铁汉走到他跟前,摘下老人的头发,数了24道伤疤。李天恩和文铁汉忙着领着老人到军史组的接待室。李天恩给他倒了一杯水,试探性地跟他谈了帕克大丰的封锁,问他后来的情况。这位老人记忆力很好,而且很健谈。对于帕克大丰的封锁,这位老人所说的大部分和我们所知道的是一样的,只是他后面的部分和美国鬼魂用刺刀战斗的部分有点不同。根据他的回忆,当时他独自一人留在这个位置。突然,他听到身后有脚步声。他转过身来,看见四名高大的美国士兵冲上来,离他20米。他立即举枪扣动扳机,当场杀死了三名美国士兵。同时,他的手臂、腰部等部位也被敌人的子弹击中。柴云珍忍着剧痛,用力扣动扳机,消灭了最后的敌人。他发现冲锋枪里没有子弹。他不得不扔掉枪,冲上前去和美国士兵作战。直到那时,他才发现对面的敌人是一个高大的黑人美国人。那个身材魁梧、身材魁梧的黑人男子试图抓住柴火。两边手脚并用,然后互相摔跤,在位置上前后摇晃。在斗争中,柴云珍拔掉了一只大黑耳朵,大黑拔出匕首,刺伤了柴云珍。柴云珍侧身避开,趁势把那个大个子黑人打倒在地,并把匕首扔掉。然后他用双手打那个大个子黑人的头部,然后他伸出五个手指去挖那双大黑眼睛。出乎意料,大个子黑人抬起脸,张开嘴,咬掉了柴云珍的右手食指。一阵剧痛使柴云珍的眼睛发黑。大个子黑人抓住机会抓起一块石头,重重地打在柴云珍的头上。柴云珍觉得天塌下来了,很快就失去了知觉。大个子黑人以为柴云珍死了,就放手跑下山去。普达峰二号峰静悄悄的,没有枪声和咆哮声。出乎意料的寂静让柴云珍突然醒来。他睁开眼睛,看见那个大个子黑人跑了将近一百米远。他忍受着剧烈的疼痛,翻身,向前爬,抓住敌人扔来的枪,用最后一点力气瞄准敌人,扣动扳机,砰地一声摔倒了。柴云珍又晕过去了。这时,老人又伸出右手,只剩下半个食指,脱下草帽,用伤疤盖住头,所有这些都默默地描述了徒手搏斗的残酷!李天恩,一个曾经在战场上的老兵,被老人的故事深深打动了。他忍不住问道:“你是怎么从战场上被救出来的?这些年你去哪儿了?你为什么不来参军?老人说:“我一醒来,就看见很多人穿着白大衣围着我。他们都说我醒来是个奇迹。我问他们:这是什么地方?他们干洗加盟网_利润率是什么网对我说:“你已经回家了,这是内蒙古包头军医院。”后来,我了解到,我是在一线野战医院作为危重病人被空运回中国的。老人说,在内蒙古包头医院医务人员的精心治疗下,他从死神手中逃了出来。一年多后,他受了重伤,出院了。但是从那时起,他就与军队失去了联系核弹头数量_我错怪了他网。那时,抗美援朝战争还没有结束,找不到军队。政府给了他80元和1000公斤的米票,他回到了四川月池县大佛乡。他好几年不知道军队从韩国返回。那时,他也想过回到军队里去,但是他不知道军队驻扎在哪里。此外,如果我们找到他,也许没有人再认识他了。柴云珍再次认为,抗美援朝、保护国家是每个人的责任。现在他已经复员回家了,再去参军没有多大意义。所以他专心于家乡的建筑。他很少提到他在韩国的战争。人们只知道他是一个与美国作战并帮助朝鲜的老兵。他在一个叫“公园德峰”的地方打仗。甚至他的潜在护理者名单也没有被报道。他在家乡干得很好。在土改期间,他被选为副乡长。后来,他成立了人民公社,被任命为旅党支部书记。他几乎忘记了朝鲜战争。直到半个多月前,村里的某个人看见了他,并说报纸上有公告。军队正在找一个叫柴云珍的人问他是不是。他没有认真对待。后来,儿子拿回了《四川日报》。他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布告。军队找的那个人似乎就是他自己,但他不确定。儿子劝他说:“是真的吗?你不知道你是否去过军队一次?”这时候,他已经想到了回到军队去。听了老人的叙述,李天恩和文铁汉基本上断定他就是军队正在寻找的柴云镇。但是为什么叫蔡云正呢?问问那位老人,他讲不清楚。李天恩是个很细心的人,不太确定,不会轻易得出结论。他把老人带到军旅社,先安顿下来。他想邀请山西的孙红发见面后做决定。此时,四十五师正在庆祝上甘岭战役胜利32周年。军史组同志们趁机向山西省的远方孙红发发发请帖,孙红发立即动身回国。当时,有许多老干部、战友回到军队参加纪念活动。没有事先通知,专门为他们设计了会面的场景。当孙红发出现在会议室门口时,蔡云正老人紧盯着他,慢慢地站了起来。孙红发也仔细地看了一会儿老人,然后突然喊道:“你是柴云珍吗?”老人也兴奋地喊道:“是的!你是孙红发吗?是的!”那两个老人急忙向前走,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泪水夺眶而出。你没死!你这个老东西!”上帝不会接受我的!我做梦也没想到会再见到你!”在纪念会上,柴云珍还遇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内部人士,董桂晨,前卫队司长。董贵琛揭开了柴云珍三个不同名字的神秘面纱。原来,柴云镇原来是司令部的卫队。他参加了蒲大丰的封锁战,被调到了134个团8个连。当柴云珍来到警卫队时,他被称为“柴云正”。为了说明他的名字的政治意义,公司的文化老师要求职员董贵晨在填写名册时把他的名字写成“柴云正”。当保安连加入巴连连时,派兵负责人根据董贵琛的山东口音写下了自己的名字“柴云珍”。当他访问朝鲜时,他把他的“遗体”带回家。英雄柴云珍的消息很快在中朝之间传开了。志愿军老干部杨成武、洪学智、中央、军委领导人分别会见了柴云珍。北京军区司令官、前十五军司令秦继伟还邀请柴云镇作为嘉宾回国述说。1985年10月,经中央军事委员会批准,柴云珍应金日成的邀请,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斗英雄代表团成员,赴朝鲜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斗35周年。在此期间,金日成曾两次会见柴云珍,并授予他一等自由和独立勋章。要找到柴云珍,必须重写历史。柴云珍不是殉道者,而是活着的英雄。根据访问日程,柴云珍参观了韩国军事博物馆和志愿烈士陵园。在军事博物馆,翻译指着墙上挂着的草图说:“这是柴云珍的‘遗体’。”他还告诉他,他埋了一个假坟,并在公园大丰遗址竖起了一座纪念碑。柴云珍说:“我还活着!我必须把它带回去!在朝鲜同意下,柴云珍亲自揭露了他的“遗体”,并将其保存在家中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99&page=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8&page=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53&page=2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51&page=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51&page=2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9&page=5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9&page=2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8&page=8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8&page=6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4&page=2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3&page=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2&page=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1&page=3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0&page=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0&page=4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27&page=2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13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1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07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0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90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89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79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6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0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5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04&page=1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04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99&page=1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98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78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3&page=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60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4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1&page=1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4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33&page=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27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24&page=1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1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305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98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9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81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80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73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1https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53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4&page=2http://4l.cc/article.php?id=241&page=1